cf手游老王八直播间:兒童能散瞳嗎?怎么散瞳?

cf手游血月怎么获得永久 www.igkzn.icu 《中國青少年視力健康工程

兒童能散瞳嗎?怎么散瞳?注意什么?

中國兒童睫狀肌麻痹驗光及安全用藥專家共識近日發布

版權歸中華醫學會所有。

屈光不正及與其相關的斜視和弱視是兒童常見眼病。因為兒童的調節力強于成人,為了精確檢查出兒童的實際屈光度數,驗光前必須使用強效睫狀肌麻痹劑消除調節影響,在睫狀肌充分麻痹狀態下進行視網膜檢影驗光,這對于矯正內斜視、中度和高度遠視眼、混合性散光及低齡兒童的屈光不正至關重要,但是迄今尚無一種兼具安全、起效和恢復快、睫狀肌麻痹充分、使用方便且無局部和全身不良反應的理想睫狀肌麻痹劑[1]。長期以來阿托品由于具有較強的睫狀肌麻痹作用,一直作為12歲以下兒童睫狀肌麻痹驗光最常用藥物。但是,阿托品用藥時間長,起效慢,瞳孔和調節功能不易恢復,藥物過量吸收還可出現嚴重不良反應,尤其對于年幼兒童[2]。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合成的抗膽堿藥物環噴托酯、托品酰胺陸續在國外臨床使用?;放繽絮サ慕拮醇÷楸宰饔糜氚⑼釁方詠移鸚Э?,瞳孔和調節功能易恢復,因此對兒童的學習和生活影響較小,目前在國外已作為兒童首選的睫狀肌麻痹劑[3,4]。近10年來國內臨床兒童驗光開始使用環噴托酯,并開展多項臨床研究,但結果不盡相同[5,6,7,8,9,10,11]。我國眼科醫師對兒童驗光如何合理選擇睫狀肌麻痹劑尚存在爭議[12]。為了規范睫狀肌麻痹劑在我國兒童屈光檢查中的應用,注意用藥過程中的安全性,同時為患者就診提供便利,中華醫學會眼科學分會斜視與小兒眼科學組組織我國斜視與小兒眼科領域專家,以國內外循證醫學研究成果為基礎,參考專家實踐經驗,經充分討論形成相關共識意見。


一、睫狀肌麻痹劑的種類

睫狀肌麻痹劑(滴眼液或眼膏)主要包括0.5%和1.0%硫酸阿托品,0.5%和1.0%鹽酸環噴托酯,2.0%和5.0%氫溴酸后馬托品,0.5%、1.0%和2.0%托品酰胺,0.25%氫溴酸東莨菪堿。各種睫狀肌麻痹劑的用藥方法及藥物持續時間見表1[13]。相對于睫狀肌麻痹作用,這些藥物對瞳孔的散大作用起效早且持續時間長,因此瞳孔散大并不表明睫狀肌已完全麻痹[14]。目前我國臨床使用的睫狀肌麻痹劑成品制劑主要有1.0%硫酸阿托品眼膏和眼用凝膠、1.0%鹽酸環噴托酯滴眼液、0.5%復方托品酰胺滴眼液(0.5%托品酰胺與0.5%鹽酸苯腎上腺素混合滴眼液)。


表1各種睫狀肌麻痹劑的用藥方法及藥物持續時間[13]


二、睫狀肌麻痹劑及其濃度的選擇

睫狀肌麻痹劑及其濃度的選擇應根據兒童的年齡(體重)、屈光狀態、虹膜色素、是否有內斜視以及既往睫狀肌麻痹驗光史而定[1,14]。1.0%環噴托酯滴眼液可以作為兒童驗光的首選藥物,5.0%后馬托品滴眼液和0.25%東莨菪堿滴眼液睫狀肌麻痹的起效速度和作用強度均不如1.0%環噴托酯滴眼液,0.5%和1.0%托品酰胺滴眼液對兒童睫狀肌的麻痹作用也不夠充分[13]。若在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無法充分麻痹睫狀肌的情況下,則要使用1.0%阿托品滴眼液[15]。


1.年齡:

所有兒童初次驗光均應在睫狀肌麻痹下進行[14]。1.0%環噴托酯滴眼液用于6個月以上的足月嬰兒;對于6個月以下嬰兒,使用稀釋的滴眼液較為安全,如0.5%環噴托酯滴眼液[13]或0.2%環噴托酯滴眼液和1.0%苯腎上腺素滴眼液聯合應用[1,16]。嬰兒及幼齡兒童使用0.5%阿托品滴眼液較為安全[16]。6歲以下兒童初次驗光應使用強效睫狀肌麻痹劑。


2.屈光狀態:

年幼遠視眼兒童驗光應首選1.0%環噴托酯滴眼液或1.0%阿托品滴眼液,近視眼兒童[17]或不伴有內斜視的年長遠視眼兒童[18]驗光,可選擇使用1.0%托品酰胺滴眼液或0.5%復方托品酰胺滴眼液進行睫狀肌麻痹。


3.虹膜顏色:

淺色素虹膜兒童只需滴1.0%環噴托酯滴眼液1或2次,而深色素虹膜兒童至少需要用藥3次以上[16]。先點1滴表面麻醉劑可增強環噴托酯的作用[1,15]。


4.是否合并內斜視:

內斜視兒童初次驗光應使用強效睫狀肌麻痹劑,如1.0%阿托品滴眼液、1.0%環噴托酯滴眼液聯合0.5%或1.0%托品酰胺滴眼液。


5.檢影結果波動性:

若在視網膜檢影驗光過程中發現患兒屈光度數變化較大,說明其睫狀肌麻痹不充分,應考慮改用作用更強的睫狀肌麻痹劑[16]。


6.眼球組織結構異常:

先天性或外傷性白內障已行晶狀體摘除或聯合人工晶狀體植入術后的兒童,因無調節能力,可使用苯腎上腺素散大瞳孔后檢影驗光。散大瞳孔并不等同于睫狀肌麻痹,因此先天性無虹膜兒童同樣需要在睫狀肌麻痹下驗光。


三、睫狀肌麻痹劑使用的適應證、禁忌證及注意事項[1,19]

1.適應證:

(1)12歲以下兒童應常規使用;(2)16歲以下的遠視性屈光不正兒童,尤其伴有內斜視者;(3)弱視兒童;(4)懷疑調節痙攣者;(5)臨床癥狀與顯然驗光結果不一致,或顯然驗光結果的準確性受到質疑時;(6)矯正視力不正常且不能用其他眼病解釋者。


2.禁忌證:

兒童心臟病、顱腦外傷、痙攣性麻痹、唐氏綜合征、癲癇以及對藥物成分過敏者。


3.注意事項:

應告知家長使用睫狀肌麻痹劑滴眼液后,用手指壓迫淚囊區2~3 min,以減少全身對藥物的吸收。用藥后會出現視近物不清及戶外畏光現象。最好在中午和晚上睡眠前使用1.0%阿托品眼膏或眼用凝膠。藥物應妥善保管,遠離兒童。兒童用藥期間應密切觀察,一旦出現不良反應或過敏反應體征應立即停藥。


四、各種睫狀肌麻痹劑的特點

(一)阿托品

阿托品是非選擇性M受體(毒蕈堿受體)拮抗劑,具有松弛平滑肌,解除平滑肌痙攣、擴大瞳孔和麻痹睫狀肌等作用。1.0%阿托品滴眼液的睫狀肌麻痹作用強,在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不能產生足夠睫狀肌麻痹效果的情況下,使用1.0%阿托品滴眼液可獲得最大睫狀肌麻痹效果[1,15]。1.0%阿托品滴眼液的不良反應較大,尤其在使用阿托品滴眼液時,藥物可通過鼻淚管致全身過量吸收,出現嚴重不良反應,該情況較使用其他藥物更為常見,尤其年幼兒童更易發生[13]。阿托品的全身不良反應包括臉紅、發熱、口干、心動過速、惡心、頭暈、譫妄、皮膚紅斑、共濟失調、定位困難等,局部過敏反應包括結膜炎、眼瞼水腫和皮炎[13,14]。應告知家長一旦出現不良反應或過敏反應體征應立即停藥,若反應嚴重,要給予毒扁豆堿治療[13,16]。


若使用阿托品滴眼液,家長一定要妥當保存藥物以免兒童誤服,眼科醫師一定要牢記1滴1.0%阿托品滴眼液含有阿托品0.5 mg[13,14],阿托品的最低致死量兒童為10 mg。為了避免阿托品常見的不良反應,減少全身過量吸收,對1歲以下嬰兒最好一眼早上用藥,對側眼晚上用藥;或使用0.5%阿托品滴眼液[16]。若使用阿托品眼用凝膠或滴眼液,應在驗光當日早上再用藥1次;驗光當日早上不應使用阿托品眼膏,以免眼膏附著在眼球表面影響驗光。近期日本一項針對15歲以下兒童的多中心研究結果表明,阿托品不良反應的發生率比環噴脫脂高7倍[20]。


此外,需要說明的是,近年研究結果表明,不同濃度的阿托品滴眼液對控制近視眼進展有一定效果[21,22,23]。雖然其作用機制尚未完全明確,但目前的研究結果證實與睫狀肌調節有關,其作用位置主要在視網膜和鞏膜[24]。


(二)環噴托酯

1.0%環噴托酯滴眼液可產生近似1.0%阿托品滴眼液的睫狀肌麻痹效果,但其起效快、作用時間短[1],在國外是兒童睫狀肌麻痹驗光的首選藥物,常與鹽酸苯腎上腺素聯合應用,后者只有散大瞳孔的作用[13]。1.0%環噴托酯滴眼液用于6個月以上的足月嬰兒;對于6個月以下嬰兒,使用稀釋的滴眼液,如0.5%環噴托酯滴眼液、聯合應用0.2%環噴托酯滴眼液和1.0%苯腎上腺素滴眼液較為安全[1,13]。淺色素虹膜人群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后睫狀肌麻痹作用達到高峰的時間比深色素虹膜人群短[25]。淺色素虹膜兒童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只需1或2次,而深色素虹膜兒童至少需要使用3次以上[16]。在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之前,先點1滴表面麻醉劑可增強環噴托酯的作用,這是因為減少了環噴托酯點眼時因藥物刺激引起的反射性淚液分泌和眨眼,同時改變了角膜上皮屏障功能,從而增加了環噴托酯的眼內穿透性[1,14,15]。對于深色素虹膜兒童,1.0%環噴托酯與苯腎上腺素和(或)托品酰胺聯合使用效果更佳[15,26]。


國外研究結果表明,5.5歲以下白種人內斜視兒童使用1.0%阿托品滴眼液每日3次、連續使用3 d后驗光所得遠視屈光度數,比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2次后驗光所得遠視屈光度數平均增加0.34 D,但22%內斜視兒童使用阿托品滴眼液后遠視度數增加1.00 D以上[27];日本遠視眼兒童使用1.0%或0.5%阿托品滴眼液每日2次、連續使用7 d后驗光所得遠視屈光度數,比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3次后驗光所得遠視屈光度數平均增加0.72 D[28]。黑種人遠視眼兒童使用1.0%阿托品滴眼液每日2次、連續使用3 d后驗光所得遠視屈光度數,比使用1.0%環噴托酯聯合1.0%托品酰胺滴眼液后驗光所得遠視屈光度數平均增加0.20 D[29]。近年來國內對我國兒童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與使用1.0%阿托品滴眼液行睫狀肌麻痹驗光的結果進行了自身對照研究,但結果不盡相同[5,6,7,8,9,10,11]。我國遠視眼兒童使用1.0%阿托品滴眼液后驗光所得遠視屈光度數比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后驗光所得遠視屈光度數平均增加0.50~0.60 D(平均值范圍為0.20~0.85 D),但個體差異較大,在低齡兒童、中度及高度遠視眼兒童中,這兩種藥物驗光結果的差別較大[5,6,10,11];近視眼兒童使用1.0%阿托品滴眼液驗光與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驗光的結果差別較小[7,9]。


環噴托酯滴眼液常見的不良反應為臉紅、口干、困倦、心動過速等,極少數兒童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后可出現短暫的中樞神經系統不良反應,如共濟失調、定向力障礙、頭暈、幻覺、語無倫次等[20,27,30,31,32]。


(三)托品酰胺

0.5%或1.0%托品酰胺滴眼液對兒童睫狀肌的麻痹作用較弱,通常不用于兒童尤其遠視眼兒童的睫狀肌麻痹驗光,但作為輔助用藥與1.0%環噴托酯滴眼液聯合使用,可增強睫狀肌麻痹作用[13]。對近視眼兒童[17]或不合并內斜視的年長遠視眼兒童[18],為了避免環噴托酯的不良反應,可選擇使用1.0%托品酰胺滴眼液、0.5%復方托品酰胺滴眼液進行睫狀肌麻痹驗光。托品酰胺的睫狀肌麻痹作用開始時間和持續時間較短,很少產生全身不良反應[33]。相對于環噴托酯滴眼液,托品酰胺滴眼液近視力恢復較快,刺痛感輕,全身不良反應少[34]。


(四)后馬托品

后馬托品的睫狀肌麻痹作用要比阿托品和環噴托酯弱[4,16,35]。遠視眼兒童使用1.0%阿托品滴眼液后驗光所得遠視屈光度數比使用2.0%后馬托品滴眼液后驗光所得遠視屈光度數平均增加0.70 D,近視眼兒童使用1.0%阿托品滴眼液后驗光所得近視屈光度數比使用2.0%后馬托品后驗光所得近視屈光度數平均減少0.30 D[35]。對于深色素虹膜兒童,5.0%后馬托品滴眼液是另一種可選擇的散大瞳孔藥物,但是其起效時間和睫狀肌麻痹效果均不如1.0%環噴托酯滴眼液[4,16,35]。


五、兒童睫狀肌麻痹驗光用藥建議

基于國內外兒童應用不同睫狀肌麻痹劑驗光的研究結果,根據我國目前臨床可使用的睫狀肌麻痹滴眼液成品制劑的特點,參考參與討論專家的臨床經驗,提出我國兒童睫狀肌麻痹驗光用藥建議。


1.所有兒童初次驗光均應在睫狀肌麻痹下進行。


2.內斜視兒童和6歲以下兒童初次驗光宜使用1.0%阿托品眼膏或眼用凝膠,每天2或3次,連續3~5 d;年幼兒童可每晚使用1次,連續使用7 d;若使用1.0%阿托品眼用凝膠,驗光當日早晨再使用1次。再次驗光可酌情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


3.6歲以上不伴有內斜視的兒童,初次驗光可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先使用表面麻醉劑點眼1次,2~3 min后再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每5 min使用1次,至少使用3次;可聯合使用0.5%復方托品酰胺滴眼液1或2次;在1.0%環噴托酯滴眼液最后1次點眼至少30 min后進行驗光。


4.對個別兒童使用1.0%環噴托酯滴眼液驗光發現遠視屈光度數不穩定(有殘余性調節)或短期內視力下降需要排除調節痙攣的患者,需使用1.0%阿托品眼膏或眼用凝膠充分睫狀肌麻痹后進行驗光。


5.屈光性調節性內斜視兒童戴遠視足矯眼鏡(按睫狀肌麻痹驗光的全部遠視屈光度數配鏡)后眼位控制仍不穩定時,有必要多次使用1.0%阿托品眼膏或眼用凝膠進行睫狀肌麻痹驗光。


6.12歲以上近視眼兒童驗光可使用0.5%復方托品酰胺滴眼液,每5 min使用1次,共使用3次,最后1次點眼30 min后進行驗光。


7.先天性或外傷性白內障已行晶狀體摘除或聯合人工晶狀體植入術兒童,可使用苯腎上腺素滴眼液或0.5%復方托品酰胺滴眼液散大瞳孔后驗光。


8.先天性無虹膜兒童仍需要在睫狀肌麻痹下驗光。


9.建議國內眼藥生產企業研發生產0.5%硫酸阿托品眼膏或眼用凝膠、1.0%和2.0%托品酰胺滴眼液及小包裝1.0%鹽酸環噴托酯滴眼液,以完善我國睫狀肌麻痹滴眼液成品制劑的種類,方便眼科臨床用藥。


最后需要強調指出,在睫狀肌麻痹下進行視網膜檢影驗光是兒童屈光不正檢查最為可靠的方法,尤其對于合作不好的嬰幼兒、重度弱視、眼球震顫以及智力低下兒童。掌握視網膜檢影驗光技術需要經過規范訓練和一定的臨床實踐。在尚不能開展視網膜檢影驗光的醫院,對能夠合作的兒童在睫狀肌麻痹下進行電腦驗光儀驗光并結合細致的主觀試鏡檢查,也可以替代視網膜檢影驗光[1,36,37]。


委員會成員


形成共識意見的專家組成員:

趙堪興 天津市眼科醫院 天津醫科大學眼科臨床學院(斜視與小兒眼科學組前任組長)

張 偉 天津市眼科醫院 天津醫科大學眼科臨床學院(斜視與小兒眼科學組組長)

王利華 山東大學附屬山東省立醫院眼科中心(斜視與小兒眼科學組副組長,執筆)

亢曉麗 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新華醫院眼科(斜視與小兒眼科學組副組長)

劉 虎 南京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眼科(斜視與小兒眼科學組副組長)

趙 晨 復旦大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眼科(斜視與小兒眼科學組副組長)


(以下斜視與小兒眼科學組委員按姓氏拼音排序)

馮雪亮 山西省眼科醫院

封利霞 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眼科

韓慧芳 河北省眼科醫院

焦永紅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同仁醫院北京同仁眼科中心

李 輝 中國醫學科學院 北京協和醫學院 北京協和醫院眼科

李 琳 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九人民醫院眼科

李曉清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眼科

劉 巖 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眼科

李月平 天津市眼科醫院天津醫科大學眼科臨床學院(兼秘書)

李筠萍 中南大學湘雅二院眼科

李志剛 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眼科

劉隴黔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眼科

劉 璐 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眼科

孟令勇 哈爾濱市穆斯林醫院眼科

潘美華 廈門大學附屬廈門眼科中心

錢學翰 天津醫科大學眼科醫院

蘇 鳴 河北省兒童醫院眼科

湯霞靖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眼科中心

陶利娟 湖南省兒童醫院眼科

王殿強 山東省醫學科學院 山東省眼科研究所 青島眼科醫院

吳 夕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眼科

吳小影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眼科

項道滿 廣州市兒童醫院眼科

邢詠新 西安市第一醫院眼科

徐永紅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眼科

嚴 宏 西安市第四醫院陜西省眼科醫院

顏建華 中山大學中山眼科中心

楊隆艷 吉林大學第二醫院眼科

楊 先 青島大學附屬醫院眼科

殷小龍 南昌大學附屬第二醫院眼科

余 濤 陸軍軍醫大學西南醫院眼科醫院

張 芳 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眼視光醫院

趙軍陽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眼科

趙 琪 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眼科


(以下斜視與小兒眼科學組前任委員按姓氏拼音排序)

陳 霞 天津市眼科醫院 天津醫科大學眼科臨床學院(兼秘書)

宮華青 山東省醫學科學院 山東省眼科研究所 青島眼科醫院

管永清 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眼科

劉桂香 青島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眼科

劉 紅 復旦大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眼科

牛蘭俊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眼科

孫朝暉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眼科

王樂今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眼科

許江濤 昆明市兒童醫院眼科

周煉紅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眼科

(參與討論的其他專家按姓氏拼音排序)

崔麗紅 沈陽第四人民醫院眼科

付 晶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同仁醫院北京同仁眼科中心

馬鴻娟 寧夏回族自治區人民醫院寧夏眼科醫院

李 莉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眼科

劉 冰 青島市婦女兒童醫院眼科

劉春民 深圳市眼科醫院

任 兵 解放軍第四七四醫院眼科

吳西西 廣西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眼科

曾思明 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醫院眼科

張 黎 重慶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眼科

張林娜 山東大學齊魯醫院眼科

趙 軍 山東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眼科


利益沖突

聲明 本文僅為專家意見,為臨床醫療服務提供指導,不是在各種情況下都必須遵循的醫療標準,也不是為個別特殊個人提供的保健措施;本文內容與相關產品的生產和銷售廠商無經濟利益關系


參考文獻

[1]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 Pediatric eye evaluations preferred practice pattern: senction Ⅱ. comprehensive ophthalmic examination[G]. San Francisco: 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 2017: 200-207.

[2]WrightKW, YNJS. Pediatric ophthalmology and strabismus[M]. 3th ed. St. New York: Oxford Univertisy Press, 2012.

[3]NegrelAD, MaulE, PokharelGP, et al. Refractive error study in children: sampling and measurement methods for a multi-country survey[J]. Am J Ophthalmol, 2000, 129(4): 421-426.

[4]FotedarR, RochtchinaE, MorganI, et al. Necessity of cycloplegia for assessing refractive error in 12-year-old children: a population-based study[J]. Am J Ophthalmol, 2007, 144(2): 307-309. DOI:10.1016/j.ajo.2007.03.041.

[5]王曉明,馬魯新,王利華,等.遠視兒童應用1%環噴托酯睫狀肌麻痹驗光的研究[J].中華眼科雜志, 2011, 47(11): 989-994. DOI: 10.3760/cma.j.issn.0412-4081.2011.11.007.

[6]何花,王平.鹽酸環噴托酯滴眼液和阿托品對遠視兒童散瞳驗光效果的比較[J].醫藥導報, 2010, 29(9): 1162-1165.

[7]許江濤,李輝,郝玉星,等.阿托品眼膏及環戊通眼液散瞳兒童驗光結果對比分析[J].中國實用眼科雜志, 2010, 28(11): 1229-1231. DOI: 10.3760/cma.j.issn.1006-4443.2010.011.020.

[8]陳玲,王利華,王婷.遠視兒童應用1%環戊通與1%阿托品檢影驗光的比較[J].山東大學耳鼻喉眼學報, 2010, 24(4): 55-57, 61.

[9]劉新婷,張芳,呂帆.環戊通與阿托品睫狀肌麻痹效果的差異性評價[J].中華實驗眼科雜志, 2012, 30(4): 353-357. DOI: 10.3760/cma.j.issn.2095-0160.2012.04.017.

[10]張聰,袁容娣,梁婧,等.鹽酸環噴托酯滴眼液在兒童遠視驗光中的應用[J].國際眼科雜志, 2014, (3): 564-565. DOI:10.3980/j.issn.1672-5123.2014.03.54.

[11]成拾明,周霞,李巖,等.環戊通與阿托品兒童睫狀肌麻痹效果比較的Meta分析[J].中華實驗眼科雜志, 2012, 30(12): 1135-1138. DOI: 10.3760/cma.j.issn.2095-0160.2012.12.021.

[12]許江濤.強效睫狀肌麻痹劑環戊通能否替代阿托品[J].中華眼科雜志, 2012, 48(9): 772-775. DOI:10.3760/cma.j.issn.0412-4081.2012.09.003.

[13]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 Basic and clinical science course 6 (2016-2017): pediatric ophthalmology and strabismus[M]. San Francisco: 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 2017: 27-34.

[14]NelsonLB, OlitskySE. Harley′s Pediatric Ophthalmology[M]. Philadelphia: Lippincott Williams & Wilkins, 2005.

[15]WestCE. Refractive error in children[M]//WilsonME, SaundersRA, TrivediRH. Pediatric ophthalmology: current thought and a practical guide. New York: Springer-Verlag, 2009: 13.

[16]WrightKW, SpiegelPH, ThompsonLS. Handbook of pediatric strabismus and amblyopia[M]. New York: Springer-Verlag, 2006: 138-216.

[17]LinLL, ShihYF, HsiaoCH, et al. The cycloplegic effects of cyclopentolate and tropicamide on myopic children[J]. J Ocul Pharmacol Ther, 1998, 14(4): 331-335. DOI: 10.1089/jop.1998.14.331.

[18]FanDS, RaoSK, NgJS, et al. Comparative study on the safety and efficacy of different cycloplegic agents in children with darkly pigmented irides[J]. Clin Exp Ophthalmol, 2004, 32(5): 462-467. DOI:10.1111/j.1442-9071.2004.00863.x.

[19]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 Refractive errors & refractive surgery preferred practice pattern: care process[G]. San Francisco: 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 2017: 14-15.

[20]WakayamaA, NishinaS, MikiA, et al. Incidence of side effects of topical atropine sulfate and cyclopentolate hydrochloride for cycloplegia in Japanese children: a multicenter study[J]. Jpn J Ophthalmol, 2018, 62(5): 531-536. DOI: 10.1007/s10384-018-0612-7.

[21]ChiaA, ChuaWH, CheungYB, et al. Atrop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childhood myopia: safety and efficacy of 0.5%, 0.1%, and 0.01% doses (Atrop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myopia 2)[J]. Ophthalmology, 2012, 119(2): 347-354. DOI: 10.1016/j.ophtha.2011.07.031.

[22]GongQ, JanowskiM, LuoM, et al. Efficacy and adverse effects of atropine in childhood myopia: a meta-analysis[J]. JAMA Ophthalmol, 2017, 135(6): 624-630. DOI: 10.1001/jamaophthalmol.2017.1091.

[23]PinelesSL, KrakerRT, VanderVeenDK, et al. Atropine for the prevention of myopia progression in children: a report by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ophthalmology[J]. Ophthalmology, 2017, 124(12): 1857-1866. DOI: 10.1016/j.ophtha.2017.05.032.

[24]MorganIG, HeM. An important step forward in myopia prevention: low-dose atropine[J]. Ophthalmology, 2016, 123(2): 232-233. DOI: 10.1016/j.ophtha.2015.10.012.

[25]MannyRE, FernKD, ZervasHJ, et al. 1% Cyclopentolate hydrochloride: another look at the time course of cycloplegia using an objective measure of the accommodative response[J]. Optom Vis Sci, 1993, 70(8): 651-665.

[26]EbriA, KuperH, WednerS. Cost-effectiveness of cycloplegic agents: results of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in nigerian children[J]. Invest Ophthalmol Vis Sci, 2007, 48(3): 1025-1031. DOI:10.1167/iovs.06-0604.

[27]RosenbaumAL, BatemanJB, BremerDL, et al. Cycloplegic refraction in esotropic children. cyclopentolate versus atropine[J]. Ophthalmology, 1981, 88(10): 1031-1034.

[28]KawamotoK, HayasakaS. Cycloplegic refractions in Japanese children: a comparison of atropine and cyclopentolate[J]. Ophthalmologica, 1997, 211(2): 57-60. DOI: 10.1159/000310758.

[29]SaniRY, HassanS, HabibSG, et al. Cycloplegic effect of atropine compared with cyclopentolate-tropicamide combination in children with hypermetropia[J]. Niger Med J, 2016, 57(3): 173-177. DOI:10.4103/0300-1652.184065.

[30]MirshahiA, KohnenT. Acute psychotic reaction caused by topical cyclopentolate use for cycloplegic refraction before refractive surgery: case report an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J]. J Cataract Refract Surg, 2003, 29(5): 1026-1030.

[31]Jiménez-JiménezFJ, Alonso-NavarroH, Fernández-DíazA, et al. Neurotoxic effects induced by the topical administration of cycloplegics. a case report an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J]. Rev Neurol, 2006, 43(10): 603-609.

[32]BhatiaSS, VidyashankarC, SharmaRK, et al. Systemic toxicity with cyclopentolate eye drops[J]. Indian Pediatr, 2000, 37(3): 329-331.

[33]ApplebaumM, JaanusSD. Use of diagnostic pharmaceutical agents and incidence of adverse effects[J]. Am J Optom Physiol Opt, 1983, 60(5): 384-388.

[34]HofmeisterEM, KauppSE, SchallhornSC. Comparison of tropicamide and cyclopentolate for cycloplegic refractions in myopic adult refractive surgery patients[J]. J Cataract Refract Surg, 2005, 31(4): 694-700. DOI: 10.1016/j.jcrs.2004.10.068.

[35]ShahBM, SharmaP, MenonV, et al. Comparing homatropine and atropine in pediatric cycloplegic refractions[J]. J AAPOS, 2011, 15(3): 245-250. DOI: 10.1016/j.jaapos.2010.12.020.

[36]HashemiH, KhabazkhoobM, AsharlousA, et al. Overestimation of hyperopia with autorefraction compared with retinoscopy under cycloplegia in school-age children[J]. Br J Ophthalmol, 2018, DOI:10.1136/bjophthalmol-2017-311594.

[37]GuhaS, ShahS, ShahK, et al. A comparison of cycloplegic autorefraction and retinoscopy in Indian children[J]. Clin Exp Optom, 2017, 100(1): 73-78. DOI: 10.1111/cxo.12375.


THE END

引用本文: 中華醫學會眼科學分會斜視與小兒眼科學組. 中國兒童睫狀肌麻痹驗光及安全用藥專家共識(2019年) [J] . 中華眼科雜志,2019,55( 1 ): 7-12. DOI: 10.3760/cma.j.issn.0412-4081.2019.01.003


(來源:眼界)